您好!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本公司網(wǎng)站!

股權代碼:501265
專(zhuān)注閱讀機答題卡網(wǎng)上閱卷生產(chǎn)銷(xiāo)售

服務(wù)熱線(xiàn)

15503208900
關(guān)于品科
聯(lián)系我們
河北品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地址:河北省衡水市中關(guān)村e谷創(chuàng )業(yè)小鎮14號樓

電話(huà):15503208900

傳真:0318-2876778

手機:15203183888

網(wǎng)站:www.knightsbridgemedical.com

郵箱:1040125492@qq.com

學(xué)生綜合評價(jià)變了,考試改革方向來(lái)了,你了解嘛?

內容來(lái)源:admin   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-12-5 16:40:48     瀏覽次數:

     學(xué)生綜合評價(jià)的改革意味著(zhù)考試“風(fēng)向標”變了,哪些是需要跟著(zhù)改變的?

  考試,尤其是重要考試,一向被認為是教學(xué)評價(jià)或人才選拔的工具。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日前印發(fā)的《深化新時(shí)代教育評價(jià)改革總體方案》提出,要改進(jìn)結果評價(jià),強化過(guò)程評價(jià),探索增值評價(jià),健全綜合評價(jià)。

  和“以分數論英雄”的傳統評價(jià)不同,所謂“增值評價(jià)”,即是以學(xué)生的進(jìn)步幅度來(lái)評價(jià)學(xué)校。

  上海市教育考試院近日舉辦的主題為“新時(shí)代考試制度改革與評價(jià)”的2020學(xué)術(shù)研討會(huì )上透露了一組數據:根據上海2014年至2016年的三年中考成績(jì)以及對應的2017年至2019年的高考成績(jì),進(jìn)行大數據分析后發(fā)現,不同的學(xué)校對學(xué)生的增值作用不盡相同。

  數據顯示,單以學(xué)生入學(xué)時(shí)的高利害考試平均分來(lái)看高中三年的教育增值會(huì )發(fā)現,排名前15的學(xué)校幾乎都是大眾心目中的名校;而如果考慮招生政策對生源結構的影響,排名前15名的學(xué)校就會(huì )有巨大的改變。簡(jiǎn)言之,這些學(xué)校并沒(méi)有特殊招生政策的支持,所招學(xué)生的中考分數更低,但是通過(guò)三年高中教育,增值更多。

  研討會(huì )上,學(xué)者熱議的一大話(huà)題即是:當下的教育評價(jià),如何從傳統的選拔性的評價(jià)“進(jìn)階”為增值評價(jià),繼而對教育起到更大的推動(dòng)作用?

  一味以“提分”為目標,學(xué)校和學(xué)生將陷入高度同質(zhì)化

  教育評價(jià)本身就是一門(mén)科學(xué),尤其是高利害的考試,如果評價(jià)功能發(fā)揮出色,就能起到真正的 “指揮棒”作用——引導教育不斷改進(jìn),為學(xué)生、學(xué)校和教育本身增值。

  “教育增值,需要通過(guò)教育評價(jià)的改革來(lái)實(shí)現!鄙虾J薪逃荚囋涸洪L(cháng)鄭方賢直言,教育評價(jià)要實(shí)現增值評價(jià)的目標,才能為推動(dòng)學(xué)校發(fā)展以及教育質(zhì)量提升提供可能性。

  因為,評價(jià)方式本身就體現了價(jià)值判斷。當高利害考試的評價(jià)標準是諸如考試分數、“清北率”這樣的目標時(shí),那么評價(jià)就會(huì )注重分數的提升;要實(shí)現真正的教育增值,則需要對評價(jià)標準和內容進(jìn)行重新設置。否則,學(xué)校的發(fā)展動(dòng)力很容易變成“收割”高分學(xué)生,發(fā)展目標則傾向于通過(guò)教育為學(xué)生 “提分”,而不是更全面地為學(xué)生、學(xué)校乃至整個(gè)教育“增值”。一旦如此,那將會(huì )陷入一個(gè)循環(huán)——好學(xué)校招好學(xué)生、取得好的升學(xué)成績(jì),并獲得更多資源支持以及更多好生源——最終的結果,就是學(xué)校和學(xué)生的高度同質(zhì)化發(fā)展。

  改變這一現狀,真正破除教育評價(jià)的 “唯分數、唯升學(xué)、唯文憑、唯論文、唯帽子”,也正是高考改革啟動(dòng)的初衷,也是新高考承擔的期待。也體現出智慧校園系統建設的必要性。不過(guò),鄭方賢也坦言,“就目前的考試來(lái)說(shuō),如何將綜合素質(zhì)培養以及學(xué)生在學(xué)校期間的成長(cháng)過(guò)程納入教育評價(jià),并在增值評價(jià)中體現,仍然是巨大的挑戰!

智慧校園

 亟待解決教育評價(jià)與教學(xué)過(guò)程不一致,會(huì )增加學(xué)生負擔

  研討會(huì )上,不止一位專(zhuān)家提出要推動(dòng)教育評價(jià)的教育增值作用,必須要加大教育評價(jià)與教學(xué)過(guò)程的一致性研究,啟用最新的學(xué)生綜合素質(zhì)評價(jià)體系的智慧校園系統方案,要從校園生活的各個(gè)方面進(jìn)行改革。

  “如果教育評價(jià)與平時(shí)的課程教學(xué)實(shí)施缺乏一致性,那就會(huì )使學(xué)生涌向培訓機構,通過(guò)課外培訓來(lái)完成學(xué)業(yè)與教育評價(jià)的對接!痹谑薪涛敝魅文唛}景看來(lái),教育評價(jià)如果以分數為標準,但課程實(shí)施又是以增值為指向,那學(xué)生必然會(huì )通過(guò)培訓機構來(lái)補齊缺失的一部分,“這不僅增加學(xué)生的學(xué)業(yè)負擔,對于教育本身來(lái)說(shuō),也不可能發(fā)生增值”。

  以高中課程為例,不同學(xué)科的教學(xué)和考試閱卷分析難度,如何結合學(xué)生課程學(xué)習的負擔進(jìn)行合理設置,需要教育評估機構在學(xué)校課程教育基礎上進(jìn)行研究!斑@對教育主管部門(mén)及教育評價(jià)機構來(lái)說(shuō)都是巨大的挑戰!焙蠋煼洞髮W(xué)測評研究中心主任楊志明說(shuō),一些發(fā)達國家的經(jīng)歷就為我們提供了經(jīng)驗和教訓。

  比如,美國高中的STEM課程,每一門(mén)課程的難度設置都很高,甚至直接與大學(xué)課程對接,如果學(xué)生全部都學(xué),那么負擔勢必非常重,因此這些課程是選擇性的。但也正是因此,人性中趨易避難的特點(diǎn)被放大,這從長(cháng)遠來(lái)看,勢必會(huì )導致人才培養的不均衡,國家人才儲備受到影響。統計數據顯示,美國相對較好的高中只有71%的學(xué)校開(kāi)全了STEM課程,而只有16%的高中生數學(xué)和科學(xué)達到了良好水平。

  還有學(xué)者提出,如果教育評價(jià)指向增值,那么在課程實(shí)施的過(guò)程中,以現在的教學(xué)體系,如何避免優(yōu)等生的“天花板困境”和一般學(xué)生的“刷題提分”,就是一個(gè)值得研究的問(wèn)題。

  在當下的教學(xué)體系中該如何為優(yōu)秀的學(xué)生提供更多上升空間?據悉,一些發(fā)達國家的中學(xué)嘗試了大學(xué)先修課程來(lái)解決優(yōu)秀學(xué)生在學(xué)校提升空間不足的難題。但對于學(xué)業(yè)水平一般的學(xué)生,要避免他們“刷題提分”,同時(shí)又要讓那些創(chuàng )新人才能脫穎而出,則是目前教育界面臨的難題。

學(xué)生評價(jià)

  更科學(xué)的教育評價(jià),需應對技術(shù)與人才的雙重挑戰

  部分學(xué)者認為,要真正實(shí)現增值評價(jià),那么諸如目前的中考、高考等高利害考試就不應該僅僅關(guān)注結果,而是應該更關(guān)注過(guò)程。而新高考方案實(shí)施至今,學(xué)生成長(cháng)和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性評價(jià)如何更好地體現,從實(shí)踐看,目前既面臨技術(shù)層面的挑戰,也遭遇人才層面的挑戰。

  “教育評價(jià)的科學(xué)性遠超我們想象,絕對不是出一套考卷、根據考分排名這么簡(jiǎn)單!睏钪久髦毖,相對于技術(shù)發(fā)展來(lái)說(shuō),教育評價(jià)與新技術(shù)的融合仍顯落后。

  “一些海外測評機構對考試的科學(xué)研究以及技術(shù)支持已非常深入。比如,人工智能現在可以批改作文、測評口語(yǔ),即便是主觀(guān)題的分步計分,也能夠通過(guò)數學(xué)模型來(lái)推動(dòng)人工智能參與測評!睏钪久髡f(shuō),現代教育評價(jià)需要大量的科學(xué)和技術(shù)的支持,而非僅憑經(jīng)驗的工作。再比如,部分人推崇建立題庫。但是,一個(gè)千道題的題庫,最多20個(gè)人參加考試就可以“掏空”,更不用說(shuō)題庫中題目的難度設置、根據答題人的水平不斷調整推送等,都需要專(zhuān)業(yè)支持。

  除了技術(shù),人才也是教育評價(jià)探索教育增值必須要解決的問(wèn)題?茖W(xué)的教育評價(jià)必須要有命題研發(fā)團隊、測評分析團隊、信息技術(shù)團隊、管理服務(wù)團隊等!凹幢闶菐煼额(lèi)高校,目前也沒(méi)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測評人才的培養,大多數相關(guān)人才的培養都‘藏’在教育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或者是心理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的心理測量方向!睏钪久髡f(shuō),即便是這些人才,離真正的教育測評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也有較遠的距離。

  研討會(huì )上不少學(xué)者建議,要加強學(xué)生綜合素質(zhì)評價(jià)行業(yè)標準、學(xué)術(shù)標準和管理標準的建設,要加快專(zhuān)業(yè)隊伍的建設,探索將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成果分為認知、非認知的,心理、行為等類(lèi)型并納入增值評價(jià)體系。未來(lái)這些評價(jià)體系甚至將影響到教育資源的分配,從而進(jìn)一步改善教育生態(tài)。

上一篇:什么是網(wǎng)上閱卷系統?閱卷模式有哪些?

下一篇:沒(méi)有了!